他救了669个孩子的命却不宣扬直到50年后他妻子才发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ransporte-seguro.com/,莱温顿

爵士在医院因呼吸系统衰竭溘然长逝,享年106岁。温顿爵士的功绩上世纪80年代就已被广为传颂,他曾凭一己之力,从纳粹手中救出669名犹太儿童。

1938年底,29岁的伦敦股票经纪人尼古拉斯·温顿,本来要跟朋友去滑雪,但朋友临时取消了计划,说要去趟布拉格。闲来无事的温顿随即一同前往。

这一去,改变了他的一生,改变了669个孩子的命运,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温度。

风雪交加的1938年底,第二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德国纳粹组织的阴影扑向前捷克斯洛伐克。当时,英国政府开始实施一项名为“儿童运输”的营救行动,允许17岁以下且失去监护人的犹太孩子前赴英国避难,但需要接受援助的犹太孩子在英国找到寄养家庭,还要求受援助者缴纳50英镑的保证金,这在当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温顿为留守布拉格而辞掉股票经纪人工作,游说德国军方放过犹太儿童,组织八批专列先后将669名犹太儿童运往英国,并在英国登报寻找愿意收养这些孩子的家庭。为此,温顿亲自招募志愿者、自发组建了英国驻捷克斯洛伐克难民委员会。

救助工作的开展十分艰辛。温顿除了要疲于应付英、捷两国官方的繁杂手续批文,还要联系寄养家庭、运输渠道并筹募资金。考虑到时机稍纵即逝,温顿大胆决定伪造了一批入境许可。当年,趁火打劫的纳粹管理层和捷克铁路部门官员不在少数,为妥善打点这些“拦路恶虎”,温顿还专门和布拉格的一位恶名昭著的“盖世太保”头目秘密接触,并支付了巨额的贿赂金。面对德国特工的紧盯,温顿的工作十分危险。

“温顿名单”记录在册的孩子共有5000人左右,但最终只有900人办妥了手续。《纽约时报》称,当时英国有数百户家庭表示愿意抚养难民儿童,但是捐赠人的资金不够支付全部费用,是温顿本人自掏腰包补足了差额。1939年,温顿的救援机构共发出8列火车,救出669名儿童,其中绝大多数为犹太裔。但是,装载着250名儿童的最后一列火车因二战全面爆发而未能成行。每当忆及此事,温顿都感到十分懊恼。

很多家庭为孩子敞开大门,温暖的生命在冰冷的战争年代繁衍生息,Nicholas Winton当年救过的孩子,在随后的时光里为人父母,如今多已做了爷爷奶奶,保守估计,如今约6000人的生命来自被Nicholas Winton救下的669个儿童。

这一足够温暖世界的秘密,竟被Nicholas Winton小心翼翼保留了半个世纪之久

令人敬佩的是,在完成如此巨大的善举之后,尼古拉斯·温顿丝毫没有对外张扬,就连他的妻子对救援一事都不了解。莱温顿

开离布拉格的列车鸣笛50年后,1988年,Winton的妻子Grete打扫阁楼时,从一个旧箱子里发现了丈夫的记事簿,上面写着丈夫曾解救的孩子及其父母,以及逃生后接纳他们的家庭等细节。

没想到自己有一个藏得如此之深的老公,Grete当场被震惊得潸然泪下。而当被问到为何如此低调时,丈夫的回答满是英国绅士的高冷:哥只不过是在恰当的地点和时间,做了恰当的事情而已,没什么好炫耀的。

很快,消息灵通的BBC知晓了这一惊天秘闻,而得知当年很多被救的孩子也在寻找自己,Winton答应揭开被尘封的陈年往事。

1988年2月,BBC节目主持人Esther Rantzen(上图右)邀请这位老英雄录制一期节目,“简单谈谈”当年的故事。Nicholas Winton答应了。

节目快结束时,主持人突然话锋一转:Nicholas Winton先生当年救过很多人,现场有谁若是被他所救,请站起来好吗?

坐在前排的Nicholas Winton怎么也没有想到,身后数排中年人齐刷刷站起来,老英雄也缓缓站起转身,向当年被自己抱上火车的孩子们点头致敬,回过身后,厚厚眼镜片下的泪水夺眶而出。

2003年,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亲自为其授勋进爵。2009年9月1日,一列高度还原的“温顿列车”从布拉格出发,并按当年的原路线一直驶向英国伦敦。列车上坐满当年获救的犹太人孩子,他们自称为“温顿的孩子”

借助媒体的牵线搭桥,更多当年被Nicholas Winton救过的孩子从世界各地赶到英国,此时,当年的孩子也都人到中年,重逢场面一度泪奔失控。莱温顿

一定是爱有天意,在兵荒马乱一不小心就是永别的人们,在和平年代欣喜重逢。Nicholas Winton也获得了一个外号:英国辛德勒。

在半个世纪的沉默中,Nicholas Winton低调地从事慈善事业、帮助。而跟孩子们分别后,Nicholas Winton归于平静的生活,继续从事人道主义事业。但这一次他没法低调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接见他,并为他颁布勋章。

2014年10月28日,鉴于70多年前这位英国绅士的伟大贡献,捷克总统Milos Zeman为老人颁布了象征该国最高荣誉的“白狮勋章”。

可是,就在英国当地时间7月1日,他离开了这个被他温柔以待的世界,享年106岁。临终前,女儿和外孙陪在病床边,窗外,英格兰的夏天满是悲伤,他走得一脸安详。

英国首相卡梅伦:我们失去了一个伟大的绅士,他让那么多孩子重获新生,他的一生,应被我们永远铭记。

Winton的一生足够漫长,这是上天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散布关爱;Winton的一生并不漫长,以致于那些因他而重生的人们,还没有看够那张慈爱的脸庞。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