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中世纪13000座城堡:从城堡的兴衰、粮食供应和防御谈起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ransporte-seguro.com/,维克汉姆

2002年,我国台湾当时首富郭台铭以3000万美元买下位于捷克波西米亚中部地区一座“古堡”――罗兹泰兹堡,作为在欧洲的招待所。

但实际上从欧洲建筑史发展角度而言,这座所谓“古堡”的外观形式、结构及细部装饰并不是一座真正兼具居住及防卫功能、且经历数百年以上历史岁月所遗留下的中世纪城堡,而仅是一栋欧洲十七、十八世纪间,贵族时兴在郊区兴建的气派宫殿建筑,后来被来自当时奥匈帝国建筑师包尔重新整建的一栋新巴洛克式贵族乡间宫殿宅邸。

在欧洲中世纪时期,为什么会修筑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城堡?城堡里的居民吃什么粮食?是什么蔬菜?如果有外敌来袭,如何搞好防御呢?

城堡,作为欧洲历史的一个符号,和教堂差不多一样的坚固与古老,沉寂在现代喧嚣之中。一提到欧洲城堡,就会想到新天鹅堡、迪士尼乐园城堡、哈利波特城堡、电影魔戒或纳尼亚传奇中为配合剧情需要而创造出的虚幻动画城堡。基本上我们都被这些印象中的城堡骗了,这些真实或虚拟的建物,其实是“山寨版”城堡建筑。

美丽的新天鹅堡,看一座城堡是灵巧精致,还是灰头土脸,我们便能分辨出其修建的年代。

严格说来,大众对中世纪城堡的浪漫想像其实可追溯自19世纪初期,童话等欧洲民族俗文学盛行的时代。在浪漫主义思潮影响下,搜集本土、在地民族乡野轶闻、传说故事,进而彰显国族传统历史价值成为欧陆各国文人雅士追求目标之际,足以表征各国过往辉煌传统的中世纪时期社会制度、艺术及建筑典型代表,就成为这类民间文学偏爱的焦点,尤其1812至1858年间由德国文学家雅可布‧格林及威廉‧格林两兄弟出版的《格林童话》更成为形塑城堡印象的祖师爷。

在多达210篇童话中,诸如《灰姑娘》、《睡美人》、《长发公主》、《勇敢的小裁缝》等童话,都和王子公主等生活在城堡中的统治阶级有关。虽然对实际中世纪城堡的外型、规模几乎少有细节描述,而只是以平铺直叙的文字方式带出故事地点或其中的贵族阶级等人物。但借其广为流传的影响力,却足以编织后世对城堡虚幻的想像。

城堡是中世纪欧洲和中东地区的一种武装建筑,维克汉姆最原始的用途并不是享受,而是作为领主和贵族私人住所的武装建筑,而非作为一个城镇公共防御设施的要塞。因此,欧洲的城堡大都建在山崖或是河边。由于建筑时期和地点的不同,城堡有很多不同的形式,但一般来说都建有城墙和垛口等防御性工事。而今,历史的影子已经无处可寻,当人们坐在船上向两岸的古堡眺望时,早已忘却了远古的硝烟和厮杀声。

城堡最初起源于公元9世纪至10世纪的欧洲,当时的卡洛林王朝倒台导致其领土分属于不同的领主和亲王。城堡被贵族们用来控制周围邻近的土地,作为发动袭击和对敌防御的基地,因此同时是攻击性和防御性的建筑。除了其军事用途外,城堡还作为行政管理的中心和权利的象征而存在。城镇中的城堡常常用于控制当地百姓及重要的通行路线。而乡下的城堡则常常位于对周边群落的生活十分关键的自然或建筑设施附近,例如磨坊和肥沃的土地。

9世纪开始欧洲出现木质的简易城堡,11世纪以后发展为石质建造,因为木造城堡容易被攻击。11世纪至14世纪是欧洲城堡建设的高峰期。12世纪十字军东征时,欧洲人在拜占庭工程师的协助下,在圣地盖了许多城堡。15世纪中期,由于王权的扩张,城堡开始衰落,许多地方开始废除城堡,以便它们不能作为叛乱者的依靠。在英国甚至掀起了摧毁城堡的运动。

在火炮出现后,城堡逐渐被要塞所取代,因为城堡挡不住火炮。但相对地,城堡的住居功能和作为权力的象征性显得更为重要。文艺复兴以后,城堡被改建为生活奢靡的花园城堡。

城堡起到很多的作用,其中最主要的用途包括军事、经营和内政。除了作为防御设施以外,城堡还可以作为向敌人的领地进攻时的作战基地。英国最早的城堡是11世纪诺曼人入侵英国时所建造的,起到防御工事和平定居民的作用。随着威廉一世在英格兰进军,他在各个关键地点建立了要塞保卫自己夺得的土地。从1066年至1087年,他在英格兰建立了36座城堡,以防卫米德兰兹等反抗武装的攻击。

根据二十世纪以来城堡建筑史研究学者瓦特‧侯兹及乌瑞希‧葛洛斯曼等人的调查,在当时统治中欧地区的神圣罗马帝国境内,即现在德国、瑞士、奥地利、法国亚尔萨斯及义大利南提洛尔等德语系地区,约有13100座可确实考证的城堡存在,法国境内约有1000 座,而英格兰及苏格兰则各约有600座。

城堡居民的食物来源广泛,除了城堡内菜园采收的蔬菜和养在城堡里的禽畜,还有自城堡以外领地收获的农作物。面包是中世纪人民的主食,因此许多城堡邻近皆设有可将小麦磨成面粉的人力或风力磨坊。

在典型的中世纪城堡菜园里,会种植多种根茎类蔬菜,包括野胡萝卜、欧防风、牛蒡,还有俗称“亚历山大草”的马芹属植物,以及欧亚泽芹,其根部呈亮白色且味甜,现代已很少栽种。此外还会种不少豆类,包括蚕豆、小扁豆和豌豆,以及莴苣、甜菜、甘蓝菜、水田芥和一些香草植物。在盖德隆堡的菜园里,也栽种了多种上述的传统作物。

其他中世纪菜园里常看到的作物还包括南瓜、韭葱、菠菜和洋葱。香草植物如迷迭香、茴香、薄荷、维克汉姆鼠尾草、琉璃苣、欧芹(洋芫荽)、马齿苋和大蒜,除可拌制成生菜沙拉食用,还可以撒在铺于大厅的灯心草垫上,兼具除臭和驱虫的功效。

盖德隆堡的菜园与“色彩工坊”比邻,位在东侧城墙之外约30米处,种植了许多可供厨房做为食材的蔬菜水果。

在盖德隆堡的水车磨坊建造完成之前,厨房里装设了一台磨面粉用的手推石磨。手推石磨由两块磨石(上磨石和下磨石)和底部支托用的木板构成,利用固定在木架里的木杆推动。使用石磨时先将小麦粒放在两块磨石之间,再转动木杆带动上磨石旋转压碾。烘焙师傅需卖力转动许久,才能将小麦粒碾磨成粗粒全麦面粉。

用手推石磨磨面粉是中世纪常见的作法,城堡内常备石磨也完全合理。毕竟在战争或城堡遭到围攻期间,就无法使用城堡外的水车磨坊,因此必须防患未然,在城堡内设置至少一台石磨设备,非常时期才能自给自足。

根据文献记载,切斯特堡在1301-1302年间有五台手推石磨,而史卡博罗堡和卡马森堡内也都设有石磨。

另外在诺丁罕堡和潘布鲁克堡设有由马拉动的石磨,而温莎堡于亨利三世在位期间设有四座手推石磨,在必要时可替代城堡外温莎大公园的传统水车磨坊。也有一些城堡的水车磨坊是设在城墙防御的区域之内。例如波马利斯堡的船渠旁设有一座水车磨坊,船渠和磨坊皆在防守范围之内,或如卡菲利堡的水车磨坊周围筑有防御工事,是城墙周围堤坝的一部分。

城堡的城墙里外通常都会饲养禽畜,包括猪、山羊、鸡、鹅、鸽子甚至牛群。牛群食量惊人,冬天必须囤积大量干草饲料,所以牧人在入冬时一般会减少牛只数量,控制在来年春天足够繁衍后代的只数。母牛供应的乳汁可制成奶油和乳酪,另外也可能用绵羊乳或山羊乳制作乳酪。城堡周围的树林间可能还有雉鸡、山鹑和山鹬出没,都是秋天的野味来源。

牧猪人一般住在城堡之内或之外的茅屋里,猪可以在茅屋内外自由活动。城堡的其中一圈内场区域里通常也设有猪圈。

猪平常有什么就吃什么,热天时会在湿泥地里打滚休息,黏在身上的干泥巴层有助于驱除虱子和寄生虫。在和平时期若逢秋季,牧人会放猪只到森林里大啖橡实和山毛榉果实增肥。

食材物资在送入城堡后,全都谨慎存放在食物储藏室、酒品储藏室和其他与厨房相通的房室。家禽畜肉或野味等新鲜肉品,多半会用盐腌渍做为过冬粮食。城堡中储藏的食材也可能包括盐腌鱼肉或不加盐风干成的鱼干。可以存放数个月的新鲜蔬果如苹果和洋葱,则仔细包好后存放于无阳光直射的阴凉处。

无论是对城堡和领主直属地的经济情况,或是对管家的持家工作而言,严密安全的储藏室都至关紧要。存放于储藏室的不只是供应全堡上下的食材物资,还有自领地收成后上缴给封建领主充当税金的作物,如谷物或已磨好装袋的面粉。

盖德隆堡的储藏室位在北栋建物之中并与厨房比邻,在建好之后不久即铺上地砖并刷白墙面,稍微整治就让室内显得更明亮干净。储藏室内装设了层架、木桶,以及木匠依照13世纪式样设计、用整根橡木树干雕制成的谷物箱。木匠还为谷物箱制作了箱盖,而铁匠则特制了可锁住箱盖的锁头。木匠和铁匠也合作打造了几扇可锁上的木门,分别装设在储藏室入口、山墙和厨房山墙。

城堡内也会储存一些当地并不生产、仅能进口的外地食材,例如香料、葡萄酒和贝类。香料在当时必须自遥远异国飘洋过海进口,因此十分稀罕昂贵,据称一盎司胡椒粒的价格等同工人一天的工资。其他当地并未生产、仅由商人供应的食物,还包括葡萄干、无花果和其他水果。中世纪时糖分也很珍稀,天然来源除了水果之外就只有蜂蜜,可自养蜂人养在城堡墙上的蜂巢取得。蜂巢是制篮匠用稻草、柳条或芦苇编成,制篮匠的作坊通常位在城堡内场里,或如盖德隆堡的制篮作坊是设在城墙外侧墙脚。

在城堡施工过程中,大师级石匠、石匠、木匠和工班为了因应当地地质或妥善运用可用材料,必须调整施工规划。例如在砌筑至塔楼较高层并铺设地板时,很容易误判塔楼的中心点,这种状况必须尽力避免,否则塔墙会逐渐变形走样,结构也无法维持完整。

早期石砌城堡的防护,主要依赖士兵于有垛口城墙顶端的走道巡逻守望,以及在城门通道区域加建各种令人生畏的防御设施。随着城堡形式逐渐演进,大师级石匠开始沿着城墙筑造辟有足够箭眼的塔楼,让守军有更多机会朝来犯者发动攻击。

亨利二世在约1180年于多佛堡加盖防御塔时,是选在内圈幕墙和一段外圈幕墙之内具有斜面的基座上。其中,雄伟的阿夫朗什塔矗立于外圈幕墙的东隅,这座防御塔结合了多座设有箭眼的长方形墙塔,另外还加入了当时仍属新颖前卫的设计,即在防御塔所在的一段城墙也设置箭眼。阿夫朗什塔的侧面呈半八边形,因此增加了守军中弓兵的射界;塔的每一层都有三个一组的箭孔,驻守的十字弓兵只要快速移动到不同箭孔前方,就能轮番朝三个不同方向射击。从城墙内的廊道即可通往这些射击平台。在此时期兴建的阿夫朗什塔和多佛堡的其他防御塔虽然具备种种特殊设计,但在面向城堡内部的一侧却是开放式的,因此如果城堡沦陷,这些防御塔就毫无用武之地了。

大师级石匠预备修筑塔楼时,多半会从简单几何形状开始规划,也时常制作简单的立体模型,以便与出资的领主讨论应采取的造型。他们在规划塔楼形状时会画出简单的几何绘图,有时也会建造呈现建物特征的模板,例如盖德隆计画的木匠在设计礼拜堂塔螺旋梯的阶梯形状时,就制作了一个木造模板。

在施工过程中,大师级石匠、石匠、木匠和工班为了因应当地地质或妥善运用可用材料,必须调整施工规划。盖德隆计画也是如此,团队必须时常改变策略,并运用常识解决先前未曾料想到的问题。例如在砌筑至塔楼较高层并铺设地板时,盖德隆团队就遇到了难题,施工时很容易误判塔楼的中心点,这种状况必须尽力避免,否则塔墙会逐渐变形走样,结构也无法维持完整。盖德隆堡的平面规划基本上偏长方形,而盖德隆计画的大师级石匠和手下团队在建造角塔时即发现,将汇聚于角落的城墙线条延伸,可以找出塔楼的中心点,就能在这个位置筑起巨塔。于是他们利用绳索,将东侧和北侧的幕墙线条加以延伸,而两线的交会点就可以做为巨塔的中心点。

佛罗伦萨—在后来的扩张中负责人想要保留住笔直的街道,但已经没法像罗马时代一样精细了

许多城堡最初使用泥土和木材建造,中央的高塔为领主居住的地方,四周仅有些矮墙。因其防御不足,后来往往用石材重修了防御工事。早期的城堡多数利用自然条件进行防御并只有中央城楼,缺乏塔楼和垛墙这样的防御工事。在12世纪晚期至13世纪早期,人们开始了对城堡防御的科学研究。这一研究强调了侧面的火力,在其影响下人们开始在城堡中设置大量的塔楼。因此,新的城堡常常呈多边形,且拥有一套可以同时集中火力的防御工事。这些防御工事的改进也受到了很多其他方面的影响,例如十字军的城堡建设方式和古罗马要塞的启发等。城堡建筑的元素并非全部用于军事,像护城河这样的设计也逐渐从最初的防御目的成为了权力的象征,而一些大型城堡则特意设计了漫长蜿蜒的入口结构以在景观上显得雄伟而重要。

发展出多重防护的城堡,箭塔的空余位置也可以放置弩炮,投石车等武器攻击入侵者

第二代诺福克伯爵罗杰・毕格德于1190年建造佛瑞林姆堡时,则选在内圈内场的幕墙,筑出一段类似前述结合了多座长方形防御塔的城墙。大约同时期,在各地城堡也纷纷兴建起多边形防御塔,例如科夫堡六边形的巴特文塔,以及约在1190年于伦敦塔兴建的钟塔。

其他如法国希农堡、约克郡科尼斯伯勒堡及契普斯多堡,也陆续出现半圆形、D形或环形墙塔,其中契普斯多堡的圆塔是由威廉・马歇尔于1190年以后增建于中圈内场的城墙。几年后理查一世于1196-1198年间在法国修筑加亚尔堡时,则沿着中圈和外圈内场的幕墙建造了多座圆柱形防御塔。

大师级石匠发现圆塔比长方形或多边形的塔更为稳固,这一点在城堡遭到围攻时尤其具有优势,因为攻城的敌军如果能逼近城下,可能会挖掘防御塔基部让塔崩塌。这种破坏塔楼地基的作法非常有效,法国王太子路易的部队围攻多佛堡时即运用此法。圆塔比其他形式的防御塔更能抵御这种形式的攻击,此外也为驻守在塔内的十字弓兵提供了更宽广的射击范围,可从设在城墙中的箭眼迅速发射给予敌军致命一击。圆塔的另一优点,是比较不易遭敌军攻城器械投掷的石块等物直接命中。

防御塔的另一种形式是设计成D形轮廓,法王腓力二世于1190-1192年间建造罗浮宫,以及约翰王于1201-1204年间在科夫堡建造西内场城墙时都采用此种设计。科夫堡的防御塔是供弓兵驻守,各筑有四个箭眼,从其中两箭眼可瞄准幕墙沿线,从另外两箭眼可瞄准外围,但防御塔后侧并无坚实墙面。

约翰王在多佛堡的西侧和北侧城墙也筑起此种D形轮廓防御塔,而这两侧防御城的后侧就具有坚实墙面,且朝幕墙内侧突出。如要沿着幕墙加筑防御塔,D形塔会比圆形塔更易于兴建,同时又能保留后者在防御上的许多优势,例如改良的射击线、基部不易遭到破坏,以及不易遭到投掷物正面命中。

依据腓力二世所订标准建造的13世纪法国城堡,其箭眼设计通常不同于金雀花王朝历代君王所建城堡的箭眼。腓力二世的堡群(以及盖德隆堡)采用的设计中,优先考量的是维持城墙稳固,弓兵的视线范围和使用上的舒适度则是其次。这些城堡的箭眼隙缝长约60-120公分,宽仅5-10公分,且采V形射击孔设计,即在城墙内侧呈斜削外张。建造这类型箭眼的工程较为简易快速,故成本也较低,多少可以弥补仅能朝单一方向射击的缺点。相较之下,金雀花王朝城堡的箭眼是直接设置在厚城墙中,而且设有支撑脚踏供弓兵射击时站稳身体,使用上就较为便利。有些箭眼的垂直隙缝中央处开有一小段横缝,看起来有点像是十字,作用是加大弓兵可射击的角度。因应战略需求,在角塔和幕墙各段都会设置这两种类型的箭眼,以便尽可以扩伸守军攻击时的射程。

箭眼是设计成供十字弓兵使用,因为在城堡中的狭窄空间里,使用十字弓会比长弓更便捷,而且射出的箭矢力道强劲,能够直接射穿敌军骑士的甲胄。经验老到的十字弓兵射击的准度惊人,他们平时在城堡里会将十字弓用的箭矢(坚硬的金属弩箭或方镞箭)收在手边的箭桶里,随手一取即可上箭射击。

箭眼既是防御工事的一部分,如何排设显然举足轻重,能够大大影响其功效。汤布里奇堡的双塔式门楼壮伟坚固,其箭眼从上到下分成三排设置且采交错排列,即各排的箭眼位置并非上下对齐,而是在塔楼正面排成类似菱形。如此弓兵在抵御敌军时,射程就能涵盖城下的弧形区域。门楼前还掘设了只能经由开合桥横越的壕沟,让攻击城堡更是难上加难。路易士堡的雄伟外堡由第七代萨里伯爵约翰・德瓦伦建于1330年左右,其外堡和一左一右护卫城门门拱的侧翼角楼,在第二层皆设有金雀花王朝城堡风格的十字形箭眼,让守军能有效提供掩护火力。

虽然火药在14世纪已经传入欧洲,但在15世纪的大炮威力强大到足以击碎城堡的石制城墙之前并没有对城堡建筑产生显著的影响。

虽然进入16世纪以后人们仍然兴建城堡,但是为了对抗强大的大炮火力所采用的技术使得城堡不再适宜居住。因此,真正的城堡开始逐渐消亡,并被没有行政管理功能的火炮要塞和不具备防御功能的乡间别墅所代替。18世纪以后,作为浪漫主义的哥特式建筑复兴的一部分,人们开始重新对于城堡感兴趣,并开始建造仿城堡的建筑,但是这些建筑已经不再具有军事用途。

虽然城堡建筑在16世纪末期逐渐消失,但城堡并不一定全部失效。 一些人在地方行政中保留了角色并成为法院,而另一些人仍然作为世袭席位流传于贵族家庭。 一个特别着名的例子是英国的温莎城堡,它建于公元11世纪,是英国君主的家园。 在其他情况下,他们仍然扮演防守角色。 与城堡密切相关的塔楼包括佩勒塔,被保卫的塔是14至17世纪建成的永久住宅。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